吴宇森 周润发 盗亦有道

发布时间:2020-11-16 00:43:14
作者:睿睿

周润发(发哥)的艺术人生

这世上不乏英雄,神话却寥寥。周润发是个例外。他横扫香港影坛30年,开创英雄片、赌

片、风云片多种类型片潮流,先后7次斩获影帝,为香港男演员之最。他是香港商业电影里

的英雄,是香港电影辉煌年代的一个缩影。

“我就是神,神也是人”

个人档案

中文姓名:吴宇森

英文姓名:John Woo

出生:1946年5月1日

生肖:狗

出生地:广东省广州

星座:金牛座

职业:导演,编剧,演员

吴宇森电影年表:

1973年《过客》(编,导)

1975年《女子跆拳群英会》(编,导)

1976年《帝女花》 (编,导) 《少林门》 (编,导)

1977年《发钱寒》 (编,导)

1978年《大煞星与小妹头》 (合编,导) 《哈啰夜归人》(合编,合导)

1979年《豪侠 》(编,导)

1980年《钱作怪》 (编,导) 《滑稽时代》(编导/以吴尚飞假名)

1982年《摩登天师》 (合编,导) 《八彩林亚珍》(编,导) 1986年《笑匠》(导)

1986年《英雄本色》(编,导) 《英雄无泪》(编,导/1984年执)

1987年《英雄本色续集》 (编,导)

1989年《喋血双雄》 (编,导) 《龙蛇争霸》(与午马合导,为张彻庆寿电影)

1990年《喋血街头》(导,合编,剪)

1991年《纵横四海》(导,合编,演)

1992年《辣手神探》(导,剪,演)

1993年《终极标靶》(导)

1996年《断箭》(导) 《 新纵横四海》(导,电视电影)

1997年《变脸》(导)

1998年《至尊黑杰克》(导,电视电影)

2000年《碟中谍Ⅱ》(导) 《国王的赎金》

——著名影星周润发的电影人生

19年前,他已是神话。银幕上的小马哥,银幕下的娱乐圈,周润发三字竟然与是非绝不沾

边,几乎所有人提起他的为人处世都赞不绝口,神情仰慕。

他是西方人眼里的加里·格兰特,哈里森·福特,东方人心目中的理想、智慧、侠义的象

征。

他的样子,是可以用“丰神俊朗”四个字来形容的。他是惟一一个被众多女人迷恋,同时

又得到绝大多数男人赞同的演技之神。

他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中国男子,他穿西装比穿长袍要好看。只要他站在那里,就会成为千

万人梦想的化身——风衣猎猎,手持双枪,冷峻而锐利的眼神,微微一笑,任谁也要在他

的温暖中沦陷。

这个神话是个多面体,任何形容词放在他身上都贫乏,他是许文强,是小马哥,是船头尺

,是小庄,是阿郎,是李慕白……这些不朽的角色,就是他的一生。

许文强:浪奔,浪流

周润发五十岁了,五十而知天命,而发哥似乎是早就知天命了的。他行走于江湖之中,成

熟而机警。这不是入世的圆滑,而是生存的智慧。如同《上海滩》中的许文强,一面留连

于风花雪月的上海,一面还守住一点自尊与清高。

那是周润发创造的第一个经典。许文强在上海滩头压低帽沿、身披风衣的背影;许文强在

漫天风雪中,替冯程程温柔地撑起一把伞;许文强倒在血泊中,还心心念念要去法国找冯

程程;许文强洞悉大上海的游戏规则甚至游刃有余,内心却不是这么从容,他始终想在好

青年和大亨之间找到一个平衡;许文强俨然是上海滩的“教父”——那是所有女人心中的

男人,男人中的男人。浪奔,浪流,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,25年过去了,这个令人魂牵梦

萦的许文强,却成功刻入了一代人的内心。

1980年的周润发,真正是年少俊才,他清瘦矍铄,书生气浓,再带上点江湖气,确实一时

无两。《上海滩》让他成为“无线头号小生”,华人世界中最红的明星,据说当年的上海

,每次播出这个剧集的时候,这个中国人口最多的城市竟宛如一座空城。香港二十世纪十

大经典电视剧中,《上海滩》排在第一位,其经典地位早已毋庸置疑。

小马哥:我就是神,神也是人

《卧虎藏龙》中有一句台词:“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,有恩怨的地方就一定有江湖”,小

马哥则注定是这江湖中最嚣张的一个。在豪哥与阿杰兄弟情的主线下,小马哥只是个配角

,却当仁不让地成为了《英雄本色》之魂。风衣墨镜双枪牙签,小马哥的造型成为一代偶

像。他用美钞点烟,用啤酒浇腿,他在枫林阁双枪复

仇,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,“虽

万千人,吾往矣”的英雄气概曾让无数人为之心动。周润发说,小马哥就是许文强,许文

强就是小马哥。他将自己在电视中的表演技巧移植到了电影之中,他成功了,《英雄本色

》,成为香港电影史十大经典之作第一名,“小马哥”,更是电影史一个永不消失的神话

,80年代香港人的精神支柱。

想当年,整个东南亚、日、韩一片“小马哥”热,由此奠定了周润发“黑帮教父”的地位

,而他笑傲影坛的辉煌时代也正式开始。同时《英雄本色》亦成为日后香港黑帮枪战片的

滥觞,跟风无数,至今如此。1986年的香港有了里程碑,相隔近20年,依旧能听到香江澎

湃的声音,那是小马哥面对香港夜色发出的声音:我就是神,神也是人。

高秋:这个卧底当得苦

《英雄本色》一举成名之后,周润发并未定型在枪手的角色上。1987年,周润发演了两个

小人物,都成为电影中的经典,一是船头尺,街头浪子;另一个就是高秋,卧底警察。

高秋这个卧底当得苦,自始至终充满了无奈,他的身上散发着忧伤,周润发的表演应是《 无间道》的先河。他吊儿郎当,却有情有义。就是这情义让他矛盾:一方面他是警察,他

要抓贼;另一方面卧底黑帮,却又结为深交。他被击毙时很凄惨,想及他在街头随兴起舞

时的青春与活力,整个街道都为之明丽起来,如同秋天的长空。警察首先是人,是人就有

七情六欲,发哥把一个卧底警察面临种种抉择时的矛盾心态演绎得细腻传神,并凭此角色

成为蝉联香港电影金像奖影帝的第一人。若干年后,周润发回忆起30年从影角色,还是最

喜欢《龙虎风云》中的高秋。

同时,《龙虎风云》也是香港“风云系列”电影开山之作,江湖地位不可动摇。还需要提

及李修贤,他与周润发的合作,《龙虎风云》与《喋血双雄》都成为绝唱。

船头尺:让童话回归真实

“船头尺”一角的盛名远播,几乎可以反映周润发作为杰出演员的全部潜质。1987年,周

润发以《英雄本色》正名之后,接到了他演艺生涯中不可多得的一部戏——《秋天的童话

》。这部为后人称为“开创了香港文艺片新纪元”的影片,周润发演来居然也丝丝入扣,

当年更荣登金马、亚太双料影帝的宝座。

不得不相信,如果不是因为周润发,《秋天的童话》就会成为一个实实在在的童话和传说

。但因为饰演那个在纽约唐人街做工的船头尺的是周润发,于是这个童话成为了众望所归

的真实。船头尺,一个纽约唐人街里的打工仔,平淡的生活靠赌博、酗酒、打架来打发,

三十多岁了还没有恋爱过;十三妹,一个越洋求学、美丽骄纵的大美人——他和她,是两

个世界的人,尽管船头尺小心翼翼捧着这份姗姗来迟的爱情,那一天也终于来到,他追赶

着渐行渐远的爱情,犹如堂·吉诃德战着风车……童话的结局一定是美好的,又一个秋天

,船头尺终于实现了梦想,他的“sampan”餐馆开在海边,风卷浪涌,海鸥飞翔。

阿郎:无法回头的浪子

“从远处传来了谁的声音,像梦中呜咽的小河?”阿郎的身影在烟火中倒下了,周润发在

风尘中刻画了“你的样子”。这大概是周润发最让人心酸的角色了。带着那个年代抹不去

的痕迹:罗大佑的歌声,落魄男子与知性女子……这是阿郎的故事,一个回头浪子无法回

头的故事。

阿郎,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男人,没有钱,没有事业,没有未来,他的青春结束得太早

、太荒谬、太苦涩,但他学会了面带笑容,学会了把生活给予他的苦涩和磨难深深地掩盖

起来。我们看见与儿子嬉戏的阿郎,抽烟的阿郎,眼含泪水的阿郎,为了爱情再赌一次却

失望而归的阿郎,哪一个才是他真实的样子?“一个人是不能犯错的”,这个男人说,心

里藏着满腹辛酸和委屈。他在努力迎合着生活的节奏,脚步踉跄、气喘吁吁,只为了让儿

子更好地生存。在这个世界上,阿郎只是一个“臭跑龙套”的小人物,像所有生活在社会

底层的人一样,费劲地挣扎,努力维护自己残余的自尊,勇敢地对世界说“不”——与周

润发塑造的那些黑帮英雄相比,阿郎是另一种值得尊敬的英雄,一个平民英雄。

就这样,《阿郎的故事》赚取了观众的眼泪和如眼泪般抑不住的票房,周润发也从血泊中

站起来端起了金像影帝的奖座。1989年的周润发,确实也到了人生的辉煌时分,《阿郎的

故事》、《赌神》、《喋血双雄》,部部经典。

高进:独步天下谁人敌?

独步天下谁人敌?赌神高进慢镜头走进赌场,众人仰视。彼时的周润发,真正达到了成熟

男人的顶峰,风度与气度,已是王者,君临天下。一丝不乱的大背头,白衬衫,黑领结,

黑西装,威风凛凛。导演王晶曾说,《赌神》的剧本早就有了,如果周润发不出演的话,

这部电影将永难面世。没错,“高进”那翩然一笑的神采,高贵迷人的气质,王者大将的

风度,还我至尊的霸气,在当今华人演员中不作第二人想。

影片的开头与结局,赌神高进傲视群雄,中间的大段情节,却是失忆的可怜人。大起大落

间,周润发早已完成了令“赌神”由神到人再成为神的升华。从那一刻起,周润发让我们 这些平凡人了解了“老大”是怎样炼成的。

《赌神》给香港电影带来了一个新片种,掀起长达数年的赌片风潮,不算各自的续集和电

视剧版本就有“神、圣、侠、霸、王”5套系列,那时期的香港电影可以用繁荣昌盛来形容

。作为开创之作的《赌神》,其号召力由此可见一斑。于是维多利亚湾美丽的风景中,周

润发成为重要的一页,一个标志。

小庄:这个杀手不太冷

我们已不适应这个江湖。

这个江湖,是周润发在1989年的《喋血双雄》里发出的感慨。周润发手持伯莱塔手枪,在

《浅醉一生》的旋律中往来射击,打出片片血雾。他的表情、眼神、动作,都精准地演示

着一个枪战片时代的理念。美国《娱乐周刊》曾评出电影史上“十大最受欢迎杀手角色”

,这部影片中的“小庄”位列第八,惟一一位华人杀手形象。

小庄,一个杀手,被黑社会追杀,也被警察追捕。像小马哥一样的造型,却比小马哥更优

雅,对朋友忠肝义胆,对爱人柔情似水,与“敌人”(警察李鹰)惺惺相惜,杀手小庄甚

至突破了是非界线。这是一个江湖的神话,小庄无所不能。当小庄在雨夜里吹着口琴时,

江湖夜雨令人们柔肠百结。似乎观众的理智到了周润发这里,就必然要烟消云散,阿郎是

这样,小庄亦如是,无论背负了多么不幸的命运,都永远拥有最高的认同感。

结合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冷漠城市的感觉,《喋血双雄》成功创造了“小庄”这个“杀亦有

道”的经典硬汉形象。因为该片,周润发和导演吴宇森也开始为西方所关注,而周润发再

次被定格在杀手的典范之中,幸与不幸,无从证明。

祖:“盗亦有道”的经典形象

延续了“杀亦有道”、“赌亦有道”的主题,1991年的《纵横四海》,周润发又为我们奉

献了一个“盗亦有道”的经典形象:祖。这部风尘三侠盗、仗剑走天涯的浪漫传奇,集中

了周润发、张国荣、钟楚红三位演技与状态都如日中天的巨星,再加上绚丽的外景,经典

的音乐《风继续吹》,使《纵横四海》拥有了成为经典的一切可能。

周润发的“祖”,则举手投足都是戏。盗取名画时,穿行于遍布红外线的暗室中,他手持

酒杯,宛如舞蹈,游动自如;他为兄弟假装残疾,默默忍耐,在枪林弹雨中怡然不惧;他

与钟楚红一段轮椅舞,姿态翩翩,顾盼生姿,更是成为经典一瞬,让人大开眼界,不得不

叹服于他的演技。

1991年的周润发,36岁,正值演艺事业的顶峰。他与吴宇森的合作,以《英雄本色》树立

雄风,《喋血双雄》再上巅峰,以《纵横四海》完美结束。即使再有可能合作,张国荣已

经“山在虚无飘渺间”,钟楚红亦已“豪门一入深似海”,这样的组合,早已在1991年成

为绝唱。

阿平:黑帮英雄主义的终结

1995年的《和平饭店》,发哥对中国西部片的首次尝试,一部剑走偏锋的黑帮片。该片油

画般的画面美轮美奂,古道,西风,瘦马,沧桑的江湖气息令人神往;动作戏亦犹如古龙

小说般的意境。这是周润发在香港拍摄的最后一部影片,他的名字是杀人王阿平。

十年前,杀人王划地为界,插刀为记,开了一家和平饭店,收容一些落魄的江湖浪子。十

年后,与他朝夕相伴的浪子们却在危机到来的第一时刻选择了背弃与逃离,杀人王被自己

的和平饭店逼向了一个孤立无援的境地。和平饭店不和平,因为开设它的是杀人王。而杀

人者的宿命是死亡。命运将阿平的十年圈成了一个完整的圆,等待他的是重复的杀戮。一

夜之间伏尸九姓的杀人王,既生于一场“信任的危机”,也将最终被这场信任的危机吞没

无论《和平饭店》是否是一个影射,香港影坛在九十年代后期的衰落却是不争的事实。或

许他们也经历了一场信任的危机,或许他们也真的逼走了自己的杀人王(周润发)。但无

论如何,随着《和平饭店》一声绝唱,周润发远走好莱坞,宣告了香港电影一个时代的结

束,即浪漫的暴力和黑帮英雄主义的终结,因为只有在发哥的电影里,血腥才可以被看成

是一门绅士的艺术。

李慕白:最后的英雄背影

李慕白的青冥剑是《卧虎藏龙》的线索,但李慕白却是配角。正如多年前《英雄本色》中

当长衫飘逸的李慕白牵着马,穿过江南的民居出现在镜头前时,淡定与大气已经穿透银幕

。他隐隐于这江湖的边缘,总在关键时刻才出现,俞秀莲赴京前,青冥剑失踪后,玉娇龙

骄纵时。他想退出江湖,但人心就是江湖,他有恩怨未了。倒在俞秀莲怀中,他吐露心声

充满了命运无常。

李慕白,江湖顶尖侠客,只合出现在江南烟雨中,他的气度正是中国山水精髓的显现。这

是周润发第一次在银幕上演侠客,外界曾断言他演不好古装戏,但“李慕白”太成功了,

他说他到了一种入定的境界,四周感到了光。得道了,却感觉到孤独。想起影片中大提琴

的呜咽,落叶的飞旋,一个古典的神话,却像是周润发最后的英雄背影

一:仪式感 — 小马哥《英雄本色》

风衣、墨镜、火柴梗,迷人坏笑加双抢。

在这里,一切都上升到了仪式的境界,让人为之膜拜,最后的死亡也是超越肉体的精神的升华!

周润发的第一次爆发终于得到评委与观众的一致认可,第一次举起金像奖奖杯,并打破了香港电影票房记录。

二:宿命感 — 高秋《龙虎风云》

即兴之舞让整个街道为之明亮起来,但那不是高秋所愿。他的一生一直都是为他人而“舞”,他很希望为自己舞上一段,但其一生总是被命运之绳牵引着,悲凉之至!美好的愿望只在遥远星空。流星划下,不是愿望降临,而是死亡的到来。

次年的金像奖上,高秋打败了船头舵,让周润发蝉联影帝,是金像奖的第一个也是迄今为止第一个蝉联者!

三:乐天感 — 钟天正《监狱风云》

虽可“退一步海阔天空,忍一时风平浪静”,但是“士可忍,孰不可忍!”,该出手时便出手,为朋友两肋插刀,在所不辞。

黑暗的地方再现道义,只为那友谊之光常在,原来监狱生活一样可以甜蜜蜜。

四:童话感 — 船头舵《秋天的童话》

童话不再只属于儿童。一个低层打工仔船头舵,一个有着美好前途的十三妹,本该属于两个世界的人,却有了童话般的结局,不仅因为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吧!

发哥平实的演出为他带来了金马与亚太的双料影帝,同时证明文艺片也可以拿高票房,并开创了香港文艺片新纪元。

五:浪子感 — 阿郎《阿郎的故事》

你的样子,风中摇曳,身体可以倒下,尊严不可以。

阿郎,一个浪子,一个社会边缘人物,努力的想跟上社会的节奏,努力的维护自己的那份自尊的人。

他为了延长曾经短暂的快乐,最终却赔上了自己的性命……

周润发成功的演绎了一个平民英雄!获得当年的金像影帝,也是他第三次获得该奖项,事业达到了颠峰!

六:孤独感 — 小庄《喋血双雄》

杀手警察,双抢对持,心有灵犀,直到携手为友,只为两个字:“道义”。

在名利放中间,道义摆两旁的社会,小庄注定孤独,为一个人抛弃不是孤独,为社会抛弃才是孤独,现代文明带来了个体的享受,也带来了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。

七:王者感 — 高进《赌神》

“如果平手就算我输”,多大的口气,只有高进敢如此豪语并担当得起,王者霸气不是装腔作势摆出来的,而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。

有得就有失,不仅是王者,人人皆如此!

八:浪漫感 — 阿祖《纵横四海》

文章本天成,妙手偶得之,吴宇森的无心插柳,带来了一部经典。

“盗亦有道”,做贼都这么潇洒。最爱轮椅之舞!发哥的随意鬼马,红姑的顾盼生姿,成就一段经典,堪称“轮椅芭蕾”!

周润发 英雄 香港


宇豪
2020-11-25

张伟平和周润发因拍《黄金甲》发生了什么事啊?

君昊
2020-11-22

周润发 监狱唱歌那个是什么电影了

逸凌
2020-11-16

为什么香港影坛个个都是传奇?如张国荣、梁朝伟、周润发、周星驰等人。是什么造就了这样的人才?